韩国整容费用社区

整形外科,那些你不知道的事儿

前十网2020-09-15 08:01:22

翻译/审校Winnie阿喆

ps:长期招募原创、翻译志愿者,有兴趣的可在公众号底端查看试译,或加微信Amy-Loo咨询

说起整形手术,很多人觉得无非就是花钱买美的事儿。当然,我们有一点必须得承认,就是目前使用得最多的整形技术确实是隆鼻和隆胸。但是整形外科技术在用于美容整形之前,已经有了很长的历史。这个领域的研究人员为了获得同行的认可,付出了艰辛的努力。

下面我们就来聊一聊关于整形外科手术那些不为人所知的事情。你会了解到这些技术的作用远远不限于美容,它们其实为很多关乎生命的严肃课题做出了巨大贡献。

10. 整形无塑料


整形外科在英语里被称为“Plastic Surgery”,字面意思是“塑料外科手术”。关于整形技术的记载可以追溯到16世纪,当时意大利医生加斯帕雷照着一份1000多年前印度的手写记录资料,重复了其中的过程,成功地利用病人手臂内侧的组织修复了他的鼻子。但是,“塑料”(plastic)一词是到了1837年才第一次被用来形容这一系列的外科技术。而此时距离塑料这种物质材料被发明要早了远远18年。

“Plastic”这个词源自于希腊语“plastikos”,意指模塑或者造型。而最初整形外科手术更多地是用于修复畸形或者受伤部位,而不是美容。直到19世纪中期麻醉和消毒手段有了进步,人们这才开始了一些大胆的尝试,比如说最早的隆鼻手术。

不过,尽管整形外科显然有着无限可能,到当时为止它依旧没有正式地被医学界认可。

9. 隆胸手术的历史比你想象的要长多了


第一例成功的隆胸手术正如我们上面提到的一般,并非出于美体的目的,而是因为病患因乳腺癌而切除了左胸产生的需求。德国医生文森佐切尔尼(Vincenz Czerny)用从患者背部取出的良性脂肪瘤来修复了受损的乳房,所以此次成功可以说是建立在患者自身的生物组织相互兼容的前提上的。这场手术是在1985年进行的,在接下来的70年里,外科医生们一直试图发现一种可行的材料来用作乳房植入体。

石蜡、酒精浸泡的海绵、以及蜜蜡都被宣告失败。不过幸运的是,70年代早期关键人物休斯顿住院医师弗兰克·杰罗(Frank Gerow)出现了。他在挤血袋的时候发现它和女性乳房手感相似,杰罗于是想到了硅胶。他用狗做了第一次实验,大获成功。当然,在认定实验成功后,植入体很快就被取出了。

杰罗的第一个实验病患者,蒂米·简林·赛(Timmie Jean Lindsey)在咨询完纹身移除的事项后,被询问是否愿意成为这个项目的志愿者。随后她就被实验的结果震惊了。为了证明操作的可行性,这对历史上首例隆胸假体直到今天依旧保留在林赛体内。

8. 第一次世界大战造就了现代重建外科


前面我们提到了19世纪早期由于麻醉学和消毒技术的科学进步,整形外科在一些精细的领域、复杂的程序上起了一定的作用。不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对这个刚刚萌芽的领域给予了巨大的考验。各种新式的炸药和武器在战场上被投入使用,成千上万的士兵带着各种伤残从战场上回家,其中有很多损伤在当时是医生们闻所未闻的。

也正是为了应对这次考验,整形界开始了它有史以来最为惊人也最持久的发展。在伦敦工作的新西兰外科医师哈罗德·吉里斯(Harold Gillies)对此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因此被称为“现代整形外科之父”。

最新发现的纪录表示,1917年到1925年之间有超过3000名士兵进行了整形外科手术。在8年的时间里,进行了11000多例手术,其中包括此前从未尝试过的皮肤和肌肉移植。由于当时抗生素还没有被发现,这些手术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细菌感染。

对此,吉里斯医生发明了管蒂技术(tube pedicle)。管蒂技术要求将用于移植的皮肤卷成管状,并“走到目标地点”,即一端连接在原来的部位,另一端连接到需要移植的部位。因为这个操作,管蒂技术也称为“行走的管状皮肤片技术(walking-stalk skin flap)”。吉里斯医生通过这项技术缓解了细菌感染(译者注:经过卷折后的皮肤由于活体组织和血液供应封闭,从而降低了伤口感染率),避免了上千次手术感染。

战争结束后,吉里斯和其他战时整形外科先驱有些沮丧,他们却发现他们的技术和经验并没有受到医疗系统的热烈欢迎和完全接受。这个领域在当时还没有被很好地定义,开拓者们没有找到很好地途径来向外界分享技术和经验,也没法精准地定位自己。直到1931年美国整形外科协会建立,这个情况才有所改善。

7. 整形外科助攻了汽车安全系统


关于汽车安全的讨论从汽车产业的早期就存在,1935年初的《读者文摘》(Reader's Digest)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叫做“以及猝死”(—And Sudden Death)。作者约瑟夫(Joseph C. Furnas)选了一些对自己行为感到羞愧的粗心司机,告诉这些粗心大意的司机,他们最好的结局就是在事故发生时有弹簧座椅把他们弹出去,至少这样他们可以免于死于车内的各种金属突起和边缘,还有玻璃碎片。约瑟夫希望通过这样的敲打,他们能表现得更好一点。

虽然约瑟夫并不认为优化汽车的安全系统能更有所帮助,但底特律整形外科医生克莱尔斯特莱丝(Claire Straith)却支持这一观点。他是一名多年致力于为车祸生还者进行面部重建工作的医生。

在克莱尔给沃尔特·克莱斯勒(Walter P. Chrysler,汽车制造商克莱斯勒汽车的总裁和创始人)寄出了一封语气严肃的信以后,克莱斯勒汽车在1937年推出了5款针对安全性能有特别设计的汽车。当时克莱斯勒这个行为在所有汽车制造商里可谓首创。这些安全型汽车用橡胶代替金属制作了按钮,还用了圆形的门把手和内嵌式的手柄。

这些并没有完全满足克莱尔的所有要求——他还提议仪表盘要安置缓冲内衬垫,以及配备安全带。不过这并没有阻止这位超前的医生在这一切都成为汽车标配前,就已经往自己的车里装备了它们。

6. 整形外科进行了世界上第一例器官移植手术


尽管大多数人并不觉得器官移植和整形外科有多大关联,但二者其实使用了很多相同的技术,比如说重建技术、神经和肌肉的连接,以及应对可能的排斥反应。实际上,第一例成功的器官移植手术就是由知名整形外科医生约瑟夫默里(Joseph E. Murray)操刀的。这场手术于1954年完成,移植的器官是肾脏。

当时,默里已经闻名于他在处理烧伤患者和毁容修复上的造诣,但这项移植手术的进行依旧是开创性的。甚至,尽管手术已经完成了,很多人仍不敢确定器官移植是否可行。

在此前十年的时间里,默里医生已经进行了很多研究和实验,然而并没有成功。直到1954年,这场在双胞胎之间进行的移植手术获得了成功。这在医学界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它直接证实了器官移植的可行性。

默里医生随后在器官移植和生物排斥领域声名鹊起,成为了国际权威。在60年代,他甚至还协助研发了第一批生物免疫抑制剂。1990年,默里医生为他的伟大成就而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成为了获得该荣誉的仅有九名外科医生之一,并且是唯一一名整形外科医生。

5. 整形外科进行了世界上第一例手部移植手术


沃伦布赖登巴赫医生(Warren Breidenbach)是美国亚利桑那大学重建和整形外科部门2016年的主席,他有着很长专业生涯,并且非常出色。目前他正在着手成立一个研究机构,专门研究复合组织移植和免疫抑制剂的前沿工作。布赖登巴赫医生被认为是手部移植的国际首席权威。当然对此他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因为在1999年,他成功的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例手部移植外科手术。

这场里程碑手术的接受者叫马修斯科特(MatthewScott),而他的手竟然是在14年以前的一场火灾中失去的。手术的计划和安排花了整整三年。每当有人针对移植的可行性提出严肃质疑,布赖登巴赫就必须接受来自整个医学界关于伦理上的详细审查。在这场手术之前,还有两场失败的手术。第一场手术是在1964年进行的,当时第一批免疫抑制剂刚刚研发成功,另一场是在此一年前的1998年做的。两场手术的失败都是由于接受者的免疫系统对供体产生了排斥。

在此之后,世界范围内有超过85名病患接受了手部或者手臂移植手术,其中包括小孩、截肢患者和爆炸伤者。不过,同器官移植一样,如果整形外科没有取得的进步和发展,这项手术是难以顺利完成的。截至2016年,布赖登巴赫医生进行的手部移植手术比其他任何一名外科医生都多,并且大部分美国其他拥有资格的医生都经他培训而成。

4. 整形导致“医疗观光”的兴起


很多美国人都知道,美国医疗系统有一些值得期待的进步空间。尽管医疗和技术的质量大体是很好的,但是一些手术的等待时间实在让人崩溃,而且大多数手术的价格真的是逼人剁手。

因此,无论出于美容目的还是医疗目的,越来越多想做昂贵手术的人开始将目光投向其他医疗价格可以接受的国家。不过,我们说的当然不是那些墨西哥小巷里那些不正规机构做的隆鼻手术。

虽然墨西哥和巴西依旧在所谓的“医疗观光”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但更多的是像迪拜和泰国这样的新晋大玩家。这些国家能在一定价格范围内提供高技术、高质量的手术,这迫使西方国家的医疗系统必须跟上脚步、直面竞争才能在这个市场游戏里插上一脚。

比如说,泰国拥有尖端的整形设备、国际化的受过良好培训的外科医生、以及看起来更像奢华大酒店而不是医疗机构的医院,这让泰国成为了“医疗观光”界的领头羊。仅仅是2013年,前往泰国整形的外国人就为之带去了43亿美元的巨大收入。

3. 最新技术根本不需要进行外科手术


当然,对于类似吸脂和拉皮这种小型且变化相对较少的手术,技术的发展一直都致力于减少痊愈时间和产生的伤疤。纽约整形外科医生道格(Doug Steinbrech)研发了一种免手术的面部拉皮技术,这个技术在患者麻醉的前提下利用特殊设备拉扯皮肤长达三个小时。虽然缝合依旧不可避免,但是五天内就可以痊愈,并且整个过程只需要3.5万美刀。这听上去就像是给那些睡在金山上又对动刀子极度害怕的人量身定做的。

资深纽约人多丽丝戴(听名字就知道是当地的一个媒体人物)也推广了一套免手术整形技术,利用超声波收缩目标部位,随后采取肉毒素杆菌和激光治疗。同样,激光也可以用于代替传统的抽脂手术。多丽丝戴称,这项技术是“拯救和融化脂肪的最新参赛者……它就像是吸脂手术,但却无需手术……它使用高强度的超声波真正地燃烧掉你的脂肪。”

2. 美容整形,男不输女


很多人认为以美容为目的整形手术受众人群主要是女性。其实几年前事实确实如此,但是近年来,有数据表示男性正在成为这个市场中逐渐增长的消费群体。以2014年为例(美国),有140亿美元是由男性进行的消费。

据美国整形外科协会统计显示,从1997年到2014年,男性寻求美容整形的数量增加了273%,其中最后5年的增加率是43%。道格医生(Doug Steinbrech)认为这一现象的缘由是这些男性将美容整形视作对职业的投资。“这些男性往往都在事业巅峰,他们感到自己年轻有能力,”他说,“但他们却又担心自己看上去其实并不是如此。”

虽然有的人会对美容整形的巨大需求感到荒谬,但我们下面要讲的这个事情才叫做近乎传说。不过这个传说要完全成为现实,首先需要吸脂和面部拉皮等手术所用到的各项技术发展到了完美的水平才行。

1. 换脸的可行性越来越大


在2012年,巴尔的摩的整形外科医生爱德华多罗德里格斯(Eduardo Rodriguez)在理查德(Richard Norris)身上进行了目前为止最大规模的全脸移植。理查德在1997年试图用往自己脸上开一枪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不用说,这场手术可能是当时所进行过的强度最大、也最复杂的整形手术。

关于换脸,当时只有极少部分人尝试过。最早是2006年成功进行的一次部分脸部移植。理查德的手术算是成功的。虽然他的脸看起还是有点奇怪,而且他一辈子都需要通过吃药来将自己免疫系统降低一半功效,但是考虑到他之前受伤的程度可谓令人咋舌,他的新脸算是很给力了。

在理查德的手术成功之后,爱德华多医生又重复了他的奇迹。在2015年,他给了消防员帕德里克哈迪森(Patrick Hardison)一张新脸。一场火灾曾经将帕德里克的脸几乎完全抹去了。手术令人震撼地成功了。爱德华多事后表示,“药物上的巨大进步,还有创意和技术上的巨大发展,使得我们在当下的年代里可以完成这项壮举。”

因为手术的复杂程度,有三场脸部移植手术因失败而导致了死亡。但是由于目前已经有超过30个成功的换脸案例,加上我们都了解这项技术风险之高和难度之强,这个死亡率还是比我们想象的要低。


< End >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前十网新浪微博,更多互动。

↓↓↓

Copyright © 韩国整容费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