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整容费用社区

【转】这篇文章比较乱,大家随意看看就好,不要太当回事

空鼻综合征2020-09-20 09:36:11

这篇文章似乎是某个博主自己胡乱搜集的,但是我似乎看不太下去,有谁能看下去的可以直接阅读原文,或者复制以下链接去浏览器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052f7aae010185jn.html


鼻炎激光手术几乎毁了我的一生!

编者按:请病友们一定要坚强,因为我也经历过下鼻甲消融手术,也曾想过用极端的方式来对待,更不相信痛苦会减轻,但是在术后4年左右,我的下鼻甲已经回复了70%左右(已没有那种无法接受的痛苦),后面没有经过任何的医院治疗(这里的意思不是说所有类似的情况都不需要再治疗了,只是对真实情况进行陈述),但离不开佛法的加持,推荐阅读:关于生死,轮回,时空的纪录片和电影


   不知道何时起,我发现晚上睡觉的时候,只要一侧睡下面的那个鼻孔就会不通气,一开始还以为是简单的感冒,没去在意,买了一瓶滴鼻的喷雾剂,用了一段时间还是无效,就索性不用了。大概过了3个月左右,已是春节时候,由于春节那段时间天气比较冷,就一直流鼻涕,晚上睡觉的时候依然还是一侧睡就不通气,但只要站立起来,1分钟内鼻子就可全部恢复通气。可能是那段时间比较闲吧,就开始在意这件事了,觉得这样拖着也不是个办法,干脆去医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候还不知道是什么毛病)?


  于是选好了一天去了市里一家三级乙等医院耳鼻喉科检查了一下,给我做检查的是耳鼻喉科的主任,一开始我心里还在想我运气不错,正好碰到主任上班,他头带凹面镜(五官医生头上戴的反光镜)帮我检查了一下,整个过程不到30秒,然后对我说了一下是鼻炎,我说既然是鼻炎,那治不好了(身边患有鼻炎的人不少,没有看到治好的),主任说可以治好的,然后就给就我推荐做激光手术,不知为何,我那时候脑子一蒙(可能是因为医生说可以治好的缘故吧,病人求医心切),就问说:激光手术治好的几率有多大?他说:90%,我一听有这么大的几率治好,为何不尝试一下呢?于是开单缴费,准备手术。那时候的我完全不知道接下来的手术会是怎样?直到那位主治医生给我上麻醉的时候,我才知道手术过程会比较痛,但是想想长痛不如短痛,自己堂堂男子汉不用那么胆小。大概等了30分钟左右,终于轮到我了,给我做手术的不是那位给我诊断的主任医师,而是一位女护师(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女护师到底有没有资格给病人做手术)。手术过程中,两边的鼻孔中流出了不少的血,尤其是右侧,可能是因为右侧鼻孔流血没有马上止住的原因(激光有止血功能),那位女护师在手术的过程中加大了机器的功率,以至于我右侧的鼻甲受损严重。

  从手术起的那天算,一个星期内两个鼻孔几乎完全不通气,晚上睡觉也几乎睡不着,那时候才意识到完了,本来只是一个鼻孔堵住,现在是全部堵上了。手术的当天晚上,我自己用手电筒配合镜子,棉签查看了一下鼻内的情况,震呆了,我右侧的鼻甲几乎糊了!过了几天,看到鼻甲有点化脓了,鼻腔内有白色的异物,我用棉签处理了一下,发现边的鼻甲大小相差很大,右侧到鼻中隔的距离大概有8mm,而左侧的大概只有3-5mm,于是我看了一下正常人的鼻甲,几乎都在3mm左右,我心里已经大概知道了,那个护师把我的右鼻甲消融太多了!

  手术1周后感到右侧鼻孔太通气(侧睡时依然会鼻塞),鼻腔内很难受,感觉有很多的刺刺在里面没有拔出来,那时候每天都很难受,根本无法正常工作,上网查了一下,知道那可能是医源性空鼻症,网上有很多类似的病例,很多病人都想自杀。我开始恨那个主任医生!也恨那个给我动手术的护师!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近些年来医患关系会这么紧张……

  事情到今天快2年了,我不再恨那个医生和护师了,也不再怨天尤人了,鼻子也有了一定的好转,右侧的鼻甲也稍微生出了一点,没有当初那么空荡荡了,头晕头痛这个问题自从做了激光手术从来没有好过,最近几个月有加重的倾向(可能和工作有关系)。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唯一想说的是:医生本来是个神圣的职责,希望医生在给病人治疗的时候不要再随意欺骗病人了,多为病人着想一些,不然很可能也会令自己身处险境的。也希望本文可以给同病相连的朋友们多一点提醒:即使患有鼻炎,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做手术(如果一定要做手术,请在手术之前一定要先了解好手术的风险和后遗症等),而对于那些漫天飞舞声称可以治愈鼻炎的广告万万不能轻信,切记!


附:手术三个月后写给该医院领导的投诉信

  尊敬的领导:


  您好!写这封信的主要动机是请领导能够劝导贵医院耳鼻喉科的工作人员。

  之前我鼻子的主要问题是侧睡的时候会发生鼻塞现象(站立后鼻塞症状会很快消失),所以到贵医院耳鼻喉科做检查。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会是噩梦的开始。那天医生先问了我一些情况,然后用凹面镜检查了一下,接着就说做个激光吧。我一听愣了,一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的病情应该没有那么严重吧,二是我对激光不了解。于是我就问医生用激光治愈的几率有多大?医生说:90%。鉴于医生说的激光手术有这么大的治愈几率,我就同意了。

  上麻醉是由医生进行的,但手术却是由护师实行的。在手术过程中我好几次听到护师在叹气,我当时觉得很奇怪,但始终没有开口问原因。手术过后的7天内不管是站立或躺下2个鼻孔都无法通气,再过了好几天,躺下侧睡时依然出现鼻塞现象,但是我一直在期待病情的好转。如今手术已经过去3个多月了,侧睡时仍出现鼻塞现象,而且其中一个鼻孔里的鼻甲被过度切除(可以直见筛窦开口处的半月裂孔),由此可以确定医生是误诊,我不是慢性鼻炎,应该是鼻窦炎。在这3个月期间鼻子引发的症状越来越多,除了之前的症状外,又外加了头晕、鼻子一边通气过度、鼻内结痂、鼻腔干燥和偶尔鼻子出血,这些症状在做激光之前都没有。在查了非常多资料之后,我明白了这些后发症状应该是由于一边鼻甲被过度切除而引发的医源性萎缩性鼻炎。

  在此我恳请医院领导一定要重视,就算我的命很卑贱,一文不值,但是这位医生和这位护师对于病人疾病的诊治定位和手术的态度不仅仅会针对我一个人,而是许许多多有着同样不幸遭遇的人,同时这样也会严重损害医院的声誉。在我手术的那天,我前面有位7、8岁的小孩,医生也是一样用鼻镜一照就说做个激光吧,但是幸好她妈妈说孩子还太小,所以没有做激光手术。无独有偶,前几日我老妈去镇药店买药,和药剂员谈话的过程中,那位药剂员说他老爸也在贵医院做过激光手术。这让我更加怀疑:难道这么多的病人都有激光手术适应症吗?

  在此请求医院领导一定要劝导这位医生和这位护师,请主任医生认真为病人诊治,能保守治疗的保守治疗,鼻镜检查不出的可以ct检查再确诊定位,千万不要再滥用激光微波(激光微波的副作用非常大),如果必须用到,请让病人或其家属签字并告知可能引发的后遗症(我手术的时候医生和护师都没有要求我签字,亦没有说明手术可能引发的问题),手术的时候请实施的医生或护师先把鼻孔里的鼻毛清除一下(那天护师叹气的原因之一应该就是因为事先没有为我清除鼻毛,所以看不大清楚,最终导致我一边鼻甲被过度切除)。最后也为了实施手术医生自身的健康,实行激光微波的时候应该佩戴防护眼镜(我手术那天,护师亦没有佩戴防护眼镜)。

  以上是我个人治疗过程中的一些信息反馈和诚恳建议,很希望得到您的答复。若领导能够劝导这位医生和护师,那实在是所有病人的福音。



    特别提醒:以下文章摘自:慢性单纯性鼻炎+鼻甲肿大是否需要做等离子手术
      网址:http://www.haodf.com/wenda/yuhongmeng_g_646763597.htm


  当鼻病患者需要做手术治疗时,其中常问我的一句话是:能不能帮我用激光、低温等离子手术,这常让我感到非常纳闷,激光、低温等离子和微波治疗为何如此深深地植入了患者的心里呢?为了解开这个谜团,我常常会问患者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总结其回答得出的结果是激光、低温等离子和微波对病人来说是一种神秘的高科技的东西,可达到一次性根治。但实际上其效果真如患者们所想的那样吗?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将这些治疗的原理给患者们简单介绍一下:

  一、微波治疗的原理:利用电磁波,使照射部位组织中的极性分子(主要是水分子)随微波频率高速转动,相互摩擦产生热量,通过这种内部加热产生凝固性坏死,破坏鼻黏膜上皮层达到消融的目的。

  二、激光治疗:利用受激辐射光产生的光热作用于组织,治疗温度高(超过150℃) ,通过破坏鼻黏膜上皮层起消融作用。

  三、低温等离子治疗(射频治疗中的一种):利用频率较高的电磁波在低温(40-70℃左右)对组织进行消融,通过导电介质(盐)在电极周围形成一个高度聚集的等离子体区,粉碎组织内的有机分子分子链,从而使分子和分子分离,组织体积缩小,使组织定点消融。多通过破坏鼻黏膜上皮下层起消融作用。其优点是热渗透少。

  可看出上述任何一种治疗都是针对鼻黏膜的破坏性治疗,对黏膜的功能必定要造成不同程度的损伤。看起来低温等离子治疗的副作用似乎要少些,很多人认为低温等离子不作用黏膜的上皮层,只是对上皮下层起作用,所以创伤要小得多,熟不知黏膜是一个整体,黏膜的根基都没了还谈什么无创伤和可以保护黏膜的功能呢?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从临床实践中,我发现不少病人做了上述治疗后,短期内因鼻黏膜消融萎缩而感觉鼻腔通气明显好转。但时间一长,患者们才发现其当初的选择为将来的治疗付出了无法挽回的代价。不少病人在治疗过了段时间后,仍感觉鼻腔不通气,甚至还出现鼻干燥不适、鼻涕多、鼻出血等等症状。我为这些病人检查时常发现鼻腔黏膜明显萎缩,鼻腔非常宽敞。按道理这么宽敞的鼻腔应该是通气的,但患者就是感觉有明显鼻塞,这是为什么呢?其实鼻腔的生理功能与鼻黏膜的功能有着密切的联系,黏膜表面不仅有着重要的纤毛运输系统负责清除分泌物和外界进入的灰尘颗粒物质,而且在黏膜内不但有腺体分泌腺液负责保持鼻腔的湿润,还有其它各种感受器来对鼻腔是否通畅,温度是否适宜做出反应。所以不是简单地,想当然地通过微波、激光、低温等离子等把鼻黏膜消融、萎缩变小就解决问题了,其产生的结果可能是背道而驰的。

  当然,微波、激光、低温等离子在鼻病的治疗上并不是没有作用,对一些特别肥厚的鼻甲适当的利用上述技术进行消融治疗(不应过度)也是有一定疗效的,对过敏性鼻炎也可利用上述技术对筛前神经进行阻断,短期内对减低神经的敏感性有一定的效果。另外,微波、激光、低温等离子在鼻出血的治疗上效果较好,可以在鼻内镜的辅助下对出血点进行封闭治疗。

  因此,我建议患者朋友们在选择微波、激光、低温等离子治疗鼻病上要三思而后行。

  ——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耳鼻喉科余洪猛

 

  以下信息来自网络转载
 
原文:医源性萎缩性鼻炎 轻勿乱切鼻甲 所患疾病: 医源性萎缩性鼻炎

余老师,您好,我2008年8月底做的低温等离子手术,今年2月在您那里看过,您和胡春泉教授都说左侧鼻腔消除粘膜下组织1/3多一点,双侧下鼻甲后段偏小。我左侧存在过度通气感,右侧做过无症状。后来有看过其它医生说主要是前段的问题。试过一些保守的办法,其实有一些症状已经有所改善或者说消失了,但是依然难受,影响生活,工作和学习。很想再去您那里看看,但是号实在难挂到,就先再咨询您一下吧,谢谢了。


  我很困惑的是,一些德艺双馨很好的好医生,包括您,都不建议通过手术来治疗萎缩性鼻炎,除非到了严重萎缩,理由一是手术可能会留下新的瘢痕和创伤,影响感觉,二是手术效果未必理想,特别是远期效果,存在一些并发症如填充材料脱出,吸收变小等,三是有些重度患者,情况很糟糕,即使填充也很难达到效果,最多缓解症状,还存在有并发症的可能。

  如果用传统的观点和方式(填硅胶或自体取材的组织),确实可能存在上述状况,我的疑惑是,有些病人在做过一些新型手术后,比如九院的耳鼻喉科的组织工程手术和medpor高分子多孔聚乙烯材料(可血管化)填充手术,效果确实不错,我也遇到过几个做过此种手术的人,反应良好,远期效果暂且不论(可是从理论,试验和部分临床实践来看,远期效果是可以期待的)。

  顺便提一下,medpor材料以前做隆鼻,垫下巴,耳郭,颌面整形手术比较多, 不知是不是九院首创把它用在治疗萎缩性鼻炎上,这种材料自身60%以上都是三维孔隙,有助于周围软组织和血管长入,易于雕刻塑形,远期无吸收,无明显毒副反应,如此就能够增加下鼻甲的血供和给粘膜输送营养,有助于粘膜的恢复。而组织工程是用患者自身骨髓间基质干细胞进行体外分离培养,在脱钙骨支架上增殖到一定数量后,在黏骨膜下植入,细胞分解基质形成三维结构充满支架空隙,脱钙骨一边降解被吸收,细胞一边成骨,CT观察半年后植入体成骨和原有下鼻甲骨融为一体,灰度值接近,不易区分。

  据此推论,medpor材料除了不是自身组织免疫原性相对差以外,比组织工程更有利于鼻粘膜的恢复,毕竟有软组织和血管长入血供和营养输送增加为鼻粘膜恢复创造了条件。而组织工程过程相对复杂,最后仅是通过下鼻甲骨增大来缩窄鼻腔达到效果。

  看过许多材料和论文,总结下来,所有缩窄鼻腔的理论基础都是,鼻粘膜是人体中最容易再生的组织,只要设法接近正常的下鼻甲形态和鼻腔生理结构,就能给鼻粘膜恢复创造条件。而medpor材料可血管化和组织长入的特点,除了极少数人有过敏外,无脱出等并发症。组织工程方式理论上由于是自体细胞长成的组织,不存在排异性,和原有下鼻甲融为一体后,更不存在脱出的问题。这两种术式让鼻甲肿大,给鼻粘膜创造条件恢复。总之,我的感觉是,经过不当方法的诸如微波,等离子等手术后,粘膜和鼻腔结构都被不可逆的破坏了,但是我觉得之后如果用对了补救术式和好的填充材料和手术过程,一定条件下,鼻粘膜还是有可能慢慢恢复到接近正常水平的。(有看过一篇论文,用鼻前庭缩窄术治疗萎缩性鼻炎,术后6年间进行鼻粘膜的组织病理和化学观察,鼻粘膜可见逐渐恢复到接近正常水平,但仍未完全恢复,可见一定条件下,鼻粘膜恢复的恢复是可以期待的,对吗?我用的低温等离子,鼻粘膜虽然有萎缩,但是没有经过物理破坏,接近正常程度的恢复可以期待?)当然,我想无论如何,是很难达到正常人的水平的,比如下鼻甲舒缩功能,术后总不会很理想的。

  我的疑惑是,您有说萎缩性鼻炎手术治疗效果不理想,是基于这些最新的术式吗?还是您对这些手术已经有比较充分的了解了,知道可能存在的缺陷,上面这些手术的分析,部分也都是我基于一些材料自己想出来的,存在主观推断,这种情况下,毕竟您是非常有名和医术高明的医生,能帮我分析一下吗?这对我的选择非常的重要,我不求完全好,但是感觉上如果能慢慢恢复正常就非常不错了。谢谢了!

  余老师您好,非常谢谢您的答复。

  其实组织工程治ENS空鼻症(国外现在已经把AR和ENS明确地分开了),无非就是用自身骨髓培养了一小块根据缺损多少定制的可血管化的骨头而已,也是填充物吧,就是解决了一个排异性的问题。而Medpor材料在美国70年代进入临床,一般是用作耳廓,下巴和鼻梁等部位的整形,因为其有丰富的三维孔隙结构供植入部位的周边组织长入,而且排异率极低(百分之一不到),所以九院又把它用作治疗ENS和AR的填充材料。

  我最近和美国的一位长期对手术后造成ENS空鼻综合症有研究的鼻外科医生Dr. Houser取得联系,根据他的研究和提供的相关材料,目前各种填充手术目的也只是缓解症状,当然也有些例子甚至主观症状完全消失的情况(长期效果待观察),但确实以目前的医学水平,对ENS没有一种效果确切的,能够完全治愈的办法。我也查阅了国外网上的一些相关资料(很少,但是有几个专门网站和论坛),确实这是个世界性的难题,而且对该病的研究非常之少(也许是因为病人相对较少,研究价值不高吧),许多患者求医无门,但各种保守的疗法效果不佳,唯一做的只能是尝试填充手术,风险是存在的,效果却得不到任何保证,而且就算术后是症状暂时得到一定缓解,长期效果是否稳定也有待观察。大部分患者因此生活质量极低,极差的睡眠状况,恐怖的各种症状,并且医治无望的情况下,很多人患上了抑郁症,其中不少走上了绝路。可以说这些病人是非常可怜的,因为不少人‘看起来’似乎正常,有时甚至连家人都不能理解鼻子能造成多大问题,得不到与真实情况相称的关怀和补偿。而且对该病相关研究之少,令人感到前途渺茫,没有希望,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折磨(呼吸相关的症状问题是无时无刻的,甚至连睡觉的时候都不例外)。

  这是真正被边缘化的一个极为可怜的群体!非常不幸的是,我也是这个群体当中的一员。

  根据我在国外论坛里了解到的情况,甚至在美国和西方国家,术前有些医生都没有告知和提醒可能的巨大风险,有些病人条件很好,一生的幸福却葬送在了医生的草率和对过度切除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认识的不足上。(现在对鼻甲手术,国外主流都越来越倾向于谨慎和保守,因为万一出现问题便难以医治,今后ENS病人可能会越来越少,更不具有研究价值,这部分病人便会被彻底边缘化)公认地,您是国内屈指可数的鼻外科领域的权威专家。我也注意到,每当有ENS的疑似病例找您咨询,都会建议去看您的一篇经典问答,对进一步提问的回答也是难以医治。

  我想您一定是追求手术效果完美的人吧,对于别处手术失败切除过多导致的ENS,可能在您眼里就不具有了进一步治疗的价值,它确实也非常的麻烦和难治。但是对ENS病人们来说,只能去寻找有可能比较大缓解症状的治疗方法(ENS的症状多,而且都非常难受),填充手术存在一些争议,效果也具有不确定性,但目前那是有可能较大程度缓解症状的唯一的选择,最终效果也依赖于疾病严重程度,填充物材料和填充量,以及医生的经验和手术技巧。

  我想就填充手术进一步咨询一下您的想法和意见,希望您能理解。
  据Dr Houser提供的资料,植入手术有三个目标:
  1. 缩小鼻腔提供更多鼻阻力(鼻腔提供了超过50%的鼻阻力。)。
  2. 通过减少气流冲击允许粘膜保留更多水分。
  3. 改变不正常的气流走向使之正常化。


  我的左,右鼻腔都做过低温等离子消融术(右侧之前没任何问题),情况大概是:左下鼻甲消融掉30~40%之间,右下鼻甲20~30%之间。双侧无痂皮和出血。主要症状是左侧感觉鼻腔宽大,有时感觉粘膜异常和麻木(好像不是那种很紧张的干,但是也不是特别无水分),鼻阻力太小。

  综合医生的说法是,左侧前段粘膜下做过,有萎缩但不特别明显,但是由此影响了对气流的阻挡。后段也做过,看起来有较明显萎缩(您也这么说),虽然医生说对气流影响不大,但我主观感觉还是影响到了气流,而且那一段的鼻粘膜有时异常感比较强烈。

  结论:左侧下鼻甲正常形态已经丧失,右侧形态基本正常(存在萎缩,但主观感觉无症状)。

  据我的知识只知道你讲的都是将来可能发展的新技术,现在在试验阶段,目前医生用你所说的这些治疗无法保证你的疗效,不反对你愿试的话可到九院试试,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耳鼻喉科余洪猛我的问题是:

  1.您同意Dr Houser医生植入手术那三个目标的意义吗?

  2.我的粘膜上层看起来苍白,但还完整(低温射频是粘膜下层作业)。苍白似乎意味着粘膜上皮鳞状化生?血供不足?据国外论坛里一些‘专业’网友的说法,植入手术在达成上述三个目标后,鳞状化生的粘膜随着时间推移,有可能恢复成带有正常纤毛结构的假复层柱状上皮(粘膜下射频消融,对纤毛结构有很大影响吗),您同意这种说法吗?依据我的消融手术方式和情况,您觉得如果填充手术后达到上述三个目标,我的粘膜上层在鼻甲形态接近正常,血供增加等有利因素的影响下,有可能慢慢恢复正常(或接近正常)?

  3.根据Dr Houser医生的提供的材料,鼻甲分布了密集丰富的知觉神经和感觉接收器,气流通过整个鼻甲粘膜的时候,有很强的三叉神经反馈从整个鼻腔中发送出去(大脑接收),也是神经生长因子的源头,破环了这个源头,鼻甲的知觉神经难以愈合和再长起来。现在白天的时候,我在粘膜对空气感觉的灵敏度这个方面上,如果不仔细体会,似乎左右两边无太大差异(仔细还是觉得左边粘膜对空气感觉有些麻木,可能是水分太少的原因,右边无任何异常感),就是觉得左边鼻腔过于宽大,但是晚上经常睡三个小时就因为左边粘膜对空气感觉麻木(天热不开空调有些发干,但开了空调也不舒服)或者异常而醒过来。我想也许我的下鼻甲知觉神经遭到了一定破坏(不知道粘膜下层作业会对神经组织造成多大破坏?),但是在植入手术的上述有利因素的影响下,神经也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复从而不太影响感觉(或接近正常的感觉)?我左右两侧鼻部感觉在下鼻甲重建手术(组织工程或可血管化材料填充)后,您觉得我左右两侧鼻腔感觉有无可能达到一致或者接近一致的水平呢?

  当然我知道对于鼻部来说,麻烦就麻烦在鼻部结构非常之精细,承担的功能远比一般人想象得多,而且每个人生来情况都不一样,没有一个可以参照的模型。我想知道的,是您理论和实践结合得出的答案或者说是一种可能性吧。

  我一直都觉得您有名医的大家风范,也非常希望得到您的治疗,记得今年2月第一次去您那里,告诉我这病不太好治,当时就觉得天昏地暗。我知道您的研究领域和专长不是在‘修修补补’上,但对我来讲,这是唯一的出路,不然按目前的症状,真不知道能撑多久。父母大力培养我非常不易,现在我还没敢告诉他们我的情况,也不想让他们担心,所以我也不能轻言放弃。

  写了这么多,也希望余老师能充分理解我的心情,多关注ENS及其病人,忙里偷闲能研究一下可能的治疗办法和相关研究的进展(不要笑我幼稚,不情之请吧),因为您首页上写着‘在鼻科学领域不断开拓进取,让中国的鼻病患者享有最优质的治疗!’,我十分地期待!

  真的拜托了!

  谢谢!

  最近和国外的ENS患友们联系比较多,许多人都存在相当程度的心理和精神问题,深感这个病的危害不浅,但是很奇怪的,国外同样有很多ENT医生都不把它当回事,既不知道过度切除所可能带来的危险,也不是很清楚这个病的可怕的症状及其危害性。

  作为我来讲,考察了一些时候了,可能还是要去Dr. Houser那里一趟(在Ohio的Cleveland),但我有些担心,毕竟中国人和西方人鼻子区别挺大的啊(呵呵,别笑我,形态上就能看出来),生理结构可能存在一些区别,我担心他处理东方人鼻子的经验不够,但他说有过一些东方人找他看的。您觉得这是个问题吗?

  西医手术受害者-医源性萎缩性鼻炎性别: 男生辰:1976年4月17日22时籍贯:北京婚否:未婚职业:公司职员身高: 172cm体重: 71kg腰围:二尺五肤色:白主要症状:

  我是一个除了有鼻炎其他都很健康的人,因为今年6月一次鼻甲消融手术,被彻底废了,手术前我一直不了解中医,认为我的鼻子只有手术才能治好,手术中我读了《人体使用手册》,开始关注中医,可惜我关注的晚了,由于下鼻甲被消融过多,我得了医源性萎缩性鼻炎。更形象的名称叫空鼻综合症。术后的几个月里我被折磨的痛不欲生,几乎丧失了工作能力,我看了全国最好的耳鼻喉中医,吃了几个月的中药,对我的症状只是有些微的缓解,根本解决不了我的病痛。我每天都失眠,怕风怕冷,因为下鼻甲少了,加温加湿的功能降低,风大鼻腔就干燥,呼吸困难。冷了,冷气直接吸入肺里和胃里。我的咽喉也得了干燥性喉炎,咽喉壁上全是充血的血丝,喉咙里总是堵着口痰,吸气和呼气都受到了影响,由于鼻腔太通,我的气管和肺对刺激性气味非常敏感。8月还得了气管炎(验血的结果是嗜酸粒细胞百分比高,有些过敏,但数值不高)。现在经常感到胸闷,憋气,如果喉咙里没有痰了,就会觉得喉咙干痒连着胸口也发痒。我现在的状态简直是生不如死,晚上睡觉需要张嘴呼吸只能浅睡,半夜经常憋醒,白天憋气胸闷四肢无力,闻到比较刺激性的气味就想咳又咳不出,浑身发紧。心情极度抑郁。就我尝试了各种方法,看了若干中医,都无法治疗我的病。我一直在听徐文兵讲的黄帝内经,相信中医能治疗很多病,很多西医治不了的病中医都可以治,我恳求您帮帮我,拜托了。

  从7月起到11月大夫给我开的药方如下:

  2009年7月20日百合15g 生地12g 桑白皮10g 辛夷10g 白芷8g 苍耳子10g 大贝(浙贝母)10g 茯苓神10g 合欢皮10g 广郁金 6g 桔梗6g 甘草3g2009年8月3日百合15g 生地10g 桑白皮10g 辛夷6g 大贝(浙贝母)10g 玄参10g 南北沙参各10g 石斛10g 芦根30g 麦冬10g 远志10g 桔梗6g 甘草3g2009年8月17生地10g 大贝10g 玄参10g 桔梗6g 甘草3g 茯苓10g 白术6g 山药10g 陈皮8g 太子参10g 天竹黄6g2009年9月14生熟地 10g 白芷8g 百合15g 石斛10g 桑白皮10g 玄参10g 茯苓10g 南北沙参10g 桔梗10g 益母草10g 甘草3g 当归10g2009年9月28生熟地 10g 大贝10g 百合15g 石斛10g 玄参10g 茯苓10g 南北沙参10g 辛夷6g 桔梗6g 甘草3g 当归10g2009年10月12日生地10g 大贝10g 百合15g 桔梗6g 太子参10g 茯苓10g 白术8g 玄参10g 甘草3g 天竹黄8g 丹皮8g 赤芍8g 砀山梨皮2009年10月26生地10g 麦冬10g 南北沙参10g 玄参10g 百合10g 石斛10g 桑白皮10g 桔梗6g 知母10g 白茅根10g 竹叶10g 甘草3g空鼻综合症介绍把空鼻综合症的具体情况介绍一下,希望有想做鼻子手术的朋友引以为戒他用它来描述下面这种症状:鼻子疼痛、灼痛,有“不能用鼻子呼吸”的感觉,多发性感染,有硬结痂,有时抑郁。

  这种情况常见于鼻甲骨有过多部分被移除的人。许多这样的患者因为持续的症状和长期感到吸入的空气不足,形成抑郁症。

  患者在手术后发现鼻中有结痂,并且总感到呼吸不到足够空气,这种现象多发生在手术移除了过多的鼻部结构的情况下。

  这时鼻甲骨没有了温暖和湿润空气的功能,鼻部的开口被扩大了,就像花园中浇水的水管,当开口较宽时,水就不能到达较远处的花草,所以进入鼻中的空气也不像以前那样可以到达更深的部分,人就有吸入的空气不足的感觉。脉动式清洗,作为纤毛功能的替代,常常有助于缓解这种症状。

  在鼻的两侧有三组鼻甲骨。它们将空气变得温暖潮湿。有时由于病变功能受损,鼻甲骨收缩,无法再起到润湿温暖空气的作用。有时要手术移除鼻甲骨(医学期刊上有文章建议移除鼻甲骨以为呼吸提供足够的通路)。当鼻甲骨过大并且阻碍了呼吸时,将其移除的确能够打开空气通路。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干燥、灼痛、结痂和不时的疼痛。疼痛可能来自于表皮的裂伤或神经末端的暴露,或者感染。一旦鼻甲骨无法提供粘液、纤毛和对抗感染的酶,就可能发生继发性感染,患者可能需要再次手术以清除感染。那些不得不进行三四次连续手术的患者通常就是这种情况。同时他们还要反复使用抗生素。现在的一种治疗方案是一天两次脉动式清洗和一天两次润湿凝胶。各种手术程式也正在探讨。

  对患者来说,最糟糕的症状可能是总是感到呼吸空气不足。鼻子是一个压力阀门,就像对水管的控制。夹紧水管的开口,水流就能喷得更远。放开水管的开口,水就只能流到脚下。所以当患者失去了正确的压力,也失去了正常的空气流通,就总感觉到呼吸进来的空气不够用。这个症状会导致抑郁,毕竟人一天24小时都需要呼吸。即使是胃疼或断指疔,疼痛的时间也是有限的。即使是哮喘,无论多严重,用药和吸氧后也有所缓解。但是有了空鼻综合症,呼吸不足的感觉是随时随地无法停止的。

  由于对下鼻甲的过度治疗,造成粘膜甚或下鼻甲骨坏死,致使鼻腔宽敞,通气量过大,发展为萎缩性鼻炎。萎缩性鼻炎的治疗,尚无特效疗法,目前多采用局部和全身综合治疗,保守治疗无效时,宜采用手术治疗。手术治疗的目的在于缩小鼻腔,以减少鼻腔通气量,降低鼻粘膜水分蒸发,减轻粘膜干燥及结痂形成。手术方法有:1)鼻腔外侧壁内移加固定术〔1-2〕:此手术方法缩小鼻腔确切,远期效果较好,然而由于该手术创伤较大,以及对手术者操作技能的较高要求,限制了它的推广应用。2)上颌窦粘膜翻入鼻腔法〔1〕:此手术方法需行上颌窦凿开术,剥离窦内粘膜,会对上颌窦的生理造成一定影响,临床应用亦不广泛。3)中鼻甲移位法〔1〕:此手术方法操作简单,但临床上效果往往不尽满意,并不能有效缩小鼻腔。4)腮腺导管移位法〔1〕:此手术方法须在上颌窦无炎症情况下进行,操作复杂,术后虽能达到湿润鼻腔的目的,但效果仍不理想,且术后患者进餐时有鼻流诞液现象。5)前鼻孔闭合术〔1-2〕:此手术方法操作简单,效果明确,但需较长闭合时间,常在1.5~2年以上,若重新开放鼻孔,症状可能复发,甚或加重。6)鼻腔粘一骨膜下埋藏术〔1-3〕:埋藏的材料有非自体组织如聚氯乙烯和丙烯酸、硅胶、象牙骨、人工生物陶瓷等;自体组织有脂肪、软骨、扁桃体等,非自体组织有容易产生排斥反应,容易脱出等缺点,而一些自体组织如脂肪、自体骨等,有的容易吸收,有的取材不便。采用自体扁桃体组织植入鼻腔粘一骨膜下取材方便,操作简单,术后无排斥反应,且有不易被吸收等优点,对于由于微波过度治疗造成的萎缩性鼻炎,缩小鼻腔疗效确切,能有效减少鼻腔水分之蒸发,值得在基层医院推广应用。



Copyright © 韩国整容费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