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整容费用社区

岁月遗痕,时间灰烬——山西同蒲线访古记(二)

江之湄的浮生2021-01-12 12:50:34

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之五台

南禅寺,在五台县东冶镇李家庄。唐建中三年重修,目前发现的中国现存最古老的木结构建筑。大佛殿为单檐,灰瓦,庑殿顶。鸱尾异乎寻常的大。

佛坛上一组唐代彩塑,衣饰颜色褪成舒服的黯淡。隔着铁栅栏,端详胁侍菩萨。你的眼角微扬,斜睨着我,我走到哪里,你的目光也追随到哪里。是错觉吗?但愿不是。你丰润的脸,弯弯的眉,小巧的唇,流畅的衣袂轻轻垂下,果真是菩萨如宫娃。你的脸洁白如玉,岁月,居然没有留下印痕。可惜供养菩萨自99年被盗后下落不明,不知是被收藏在某个秘密之处,是否已经流落荒野,还是已化为一堆黄土。

春天里微微的风,白杨树新绽的嫩叶。在雪白梨花下拍南禅寺的山门。田野里一片荒凉,玉米尚未出芽。在路口拦车去阳白乡善文村的延庆寺。唉,延庆寺在大修。沿着围墙绕过去,黄土淹没到脚踝。大殿被脚手架和篷布遮得严严实实。传说中的金代大佛殿,无缘得见。同伴跳进围墙,心惊胆地进去摁了几张,什么都没有。

青石路缓缓上坡,围墙边一棵桃花开得如火如荼。果真是杏花深苑红如许,一线画墙搁住,叹人间咫尺千山路。太行的春色,毕竟比江南更晚一些。佛光寺,第一批国保,画在敦煌莫高窟的五台山图上,唐代五台山十大寺庙之一,如今已经香火消尽,僧人无踪,再也听不到晨钟暮鼓,听不到早课诵经,只有几个管理人员,与山门外卖绣花鞋垫之类的当地妇女了。在这里,我们可以消磨一整个下午的时光。山西的黄昏来得特别晚,往往到八点,天空还尚余斜晖。踏上高高的石阶,月洞门里,显现面阔七间的东大殿。这间重建于唐大中十一年的木构,梁思成称为中国第一国宝。出檐很深远,到显得下昂不那么突出了。两扇巨大的木门,还是唐朝的原物。

唐代彩塑三世佛、文殊、普贤、阿难、迦叶、胁侍、力神、供养菩萨,还有角落里的宁公遇。唐代菩萨多丰满圆润,弯眉朗目。彩塑在民国时重新涂饰了一次,所以看着甚新,没有南禅寺有时光的温润味道。不过还是很好。静静地一尊尊端详。其中一尊双手合十的胁侍菩萨眼神灵动,丰颐隆鼻,嘴角微微上翘,非常可人。两侧罗汉为明代增添,亦是神色各异。有《影像山西》摄影师在拍摄,还打着闪光灯。我们就不准拍,真不公平。

坐在褪色的门槛上,千年油松在板壁上投射细碎的光斑,宜沉思、宜幻想、宜。。。放空。板门后都是唐宋金明各代游人的题记,被玻璃保护着。轻轻推门,没有龙门寺的吱呀声,那仿佛从时光的隧道里传来的声音啊。门前唐朝经幢上的年代,找不到。我去瞧了瞧,这不是“女弟子佛殿主宁公遇,大中十一年十月建造”吗?

金天会年间的文殊殿,照例是不准拍照,墙上壁画是明宣德年间的五百罗汉渡海图。一个个评头论足,这个太凶,这个像儒生打扮,这个面目慈祥,这个太怪了,倒像夜叉。。。。文殊也贴了金,脸部表情有点僵硬。殿外的桃花,正值最华丽的时分。落花锦重重铺了一地,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拍照时不小心拂落两根细枝,罪过罪过。

在庭院里继续游荡。紫色的吊挂金钟,只是太过干旱,有点蔫了。庭院里还有一座八角形石经幢,唐乾符四年立。还是去看东大殿吧。大殿东侧有祖师塔。白色莲花塔刹很美,只是不知道确切年代。梁思成当年认为大约是北魏年间。带着东大殿的剖面图,可惜看不懂。夕阳啊夕阳,怎么还不下坠呢?我们耐着性子等。又进去鉴赏了一番彩塑。看门人都认识我们了,笑着说,又来看啦。是啊,我们要好好看,实在是太厉害了。一起坐门槛上聊天。我端详着菩萨的法印,精致的花冠,历历可数的璎珞,莲花宝座。。。

夕阳西下,万鸟归巢。去寻找西侧的唐塔。走上山梁,前面塌陷了一道山谷,典型太行山的断裂地貌。遥遥望见一座小唐塔,只是走不过去。算了,返回吧。路遇北京来看古建的自驾车,他们人很好,把我们带回了豆村。

去繁峙的车把我们送去公主寺。 据《清凉山志》记载,公主寺属五台山北台外寺庙。北魏诚信公主曾在此出家,故名。后毁于兵火。唐代有一尼姑来到此地,在遗址地下掘得尺璧,献给武则天,武则天敕令于此处重建公主寺。今公主寺旁边还有一座小寺叫附马庙,民间传说是诚信公主的丈夫出家修行处。只是如今只剩明代遗物,据说明代壁画不错。

去公主寺的山路荒凉,两侧都是公墓,没有植被,没有野花。荒山里几户农家,田里许多山羊在忙碌觅食。公主寺的看门人去繁峙了,要下午三四点才回来,郁闷。门前土坡上有一废弃小庙,壁画面目狰狞模糊不清,只有我一个人在,一边拍一边念阿弥陀佛以驱散恐惧。只是一棵大树倒也颇有风致。绕到公主寺的左侧,学张生爬墙,战战兢兢地踩上灰瓦。晕,里面还有一道围墙,柏树枝叶茂盛,遮住了大殿,只露出一截鸱吻。可惜这里不是普救寺,不应景。

在繁峙乘车去砂河。一个多小时到砂河镇,找车子去岩山寺。看门人也不在家。在门口盖章,一只驴子似乎发现我入侵了它的领地,老远就冲着我叫。干嘛,你抗议什么啊?

三圣寺,坐落在村口的夕阳里。大雄宝殿上的斗拱非常特别,是几只胡子翻翘的龙头,小人在梁上翻各种筋斗,刺猬和乌龟也卧在梁上,非常好玩。门缺了一块,正好相机伸进去拍壁画,拍得不亦乐乎,院内明成化年间的石碑,也无暇去瞧。僧房门口贴着“老实念佛不要钱”,后墙在整修,裸露出黄土,斗拱很陈旧了,褪成木头的原色,柏树的浓荫,温暖的阳光,笑颜。

下午四点半去应县的车子不发了,把我们赶上四点的车子,一路站到应县。沿路山沟非常贫瘠,无植被,裸露的黄土看去苍凉,这里的农民,该怎样讨生活呢?


Copyright © 韩国整容费用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