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整容费用社区

原创 你会因为我整容了而分手吗

重庆YOUTH2020-11-19 15:53:28


你会因为我整容了而分手吗


(1)


认识晚晚是大三那年夏天,我们搬了新宿舍,有的同学已经在校外实习,有的干脆搬到外面去住了。

我坐在空荡荡的寝室里,晃荡着两条一点也不美好的小肥腿,无聊的哼着歌。从宿舍外面小道上那排整齐的梧桐树间隙里,传出来没有节奏起伏的蝉鸣,我提前感伤到了快要离别的毕业季。

遗憾的事情的太多了,没能谈一段会铭记于心的恋爱,每次心动也没有得到回应,就在我感伤天感动地的时刻,晚晚裹着一条浴巾从隔壁寝室敲开了我们寝室的房门。

“同学,我们寝室卫生间下水道堵了,我正洗澡来着,她们都出去了,你能帮我打电话叫一下修学校下水道的师傅吗,我手机停机了。”

晚晚回去寝室穿好衣服,等修下水道的师傅来弄好浴室后,我们两个就坐在两间寝室外面的阳台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一个下午。还加了QQ。

我们不同专业不同班级,但却在大学的尾巴里成为了朋友。

我发现我们有很多共同之处,父母经常吵架,念中学时严重偏科,都喜欢看韩剧,喜欢同一个韩国欧尼,还有就是,我恨自己的肥胖,她觉得自己长得不漂亮。

唯一不同的是,我虽然因为肥胖自卑,却没有足够强大的毅力减肥。而晚晚从很早之前就知道了自己要什么。所以在高中之前,她就求着她爸爸,费了很多繁琐的关系,给她改了名字,把“徐小草”改为“徐晚晚”。

晚晚告诉我,她不喜欢”小草“这个名字,就像她的长相一样,像一株杂草,她想要变得漂亮。她毫不避讳的对我说,大学一毕业了,她领到第一笔工资时,就要去做微整形。

那时微调还没有现在这么流行,Z市也才引进两三家整形医院,但晚晚早已从医院的杂志上,确定了自己要改变的决心。

(2)


很久以后,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我对晚晚说,“其实我之前就见过你。”

她歪着脑袋问我,“食堂?图书馆?”

我摇摇头说,“是操场,我第二次节食减肥失败时,有一天我去夜跑。看见一个女孩坐在地上哭。”

晚晚点头,喝了一杯水后,才开始跟我讲起那一小段伤心往事。

“那天我在那里被分手了。那个人是已经毕业的学长,我一直很喜欢他,可是…他不怎么喜欢我。他会偷偷在黑暗的电影院或者操场吻我,但不会牵着我的手去食堂或图书馆。

后来我发现自己一直是他的备胎。他追到了他的女神。我当时哭着求他,说什么都愿意为他做,什么都愿意为他改变。可是他说,你长得不好看这可改变不了。

这句话真的伤到我了。小妞,我从小都不漂亮,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没想到我的初恋会因为另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而夭折。”

晚晚第一次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觉得孤单又心疼。我们都不是那种在人群里会发光发亮的女生,漂亮的女孩不仅会在异性那里得到更多的善意或帮助,即使在同性里也更有发言权,有更多的朋友。

那些漂亮的女孩大多有一群同样漂亮纤瘦的闺蜜,她们能换着衣服穿,她们百分之八十的好心情都跟体重和容貌有关。

(3)


写完论文那天,晚晚来找我,她因为紧张脸有些红。她说,“妞,陪我去医院做个小手术。”

我一下子呆住了,她弹了一下我的脑袋,“想什么阿,去美容医院做激光祛斑。”

晚晚领到到了一个月兼职的工资,报了三次激光祛斑的疗程。从手术室出来,她顶着两个冰袋敷脸。

我问,“很疼吗?”

晚晚说,“只有激光打到的时候疼,就像蚂蚁夹了一样。”

我们考完试就要分开了,当时晚晚已经在一家公司实习了。我因为要回老家,没有在陪晚晚去做垫鼻根手术。

晚晚曾经给我看过她妈妈的照片,她的妈妈很美丽,巴掌小脸,小巧玲珑的鼻子,一双迷倒众生的丹凤眼,她的两个姐姐继承了妈妈不同程度的美貌。可是晚晚却长得像她爸爸,除了一双黑葡萄一样清亮有神的眼睛,塌塌的鼻子,一笑就是一口乱牙。

整个中学时期,她都带着牙套,男同学们嘲笑她,叫她牙套妹,女同学们也不怎么喜欢她。所以高考报自愿时,她在北方报了南方的学校。高考后,她终于取下了带了几年的牙套,她以为可以重新开始了。

刚刚大一,她就喜欢上了一个学长。可这最初的爱情,因为一个漂亮姑娘而夭折。

晚晚说,妞,就算没有人理解我,但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我想要变得美好一些。

你知道吗?没有精致的五官,谁会注意到你的内在,谁会先爱上你的灵魂在爱你的躯壳?

当时年少的我,没有任何能够说服晚晚的理由。只是做为朋友,聆听了她的秘密,然后保管她的秘密就算是对友情的尊重了。

那时Z市整形医院的安全指数还不高,人们面对微调微整多半还是莫名其妙的鄙视。

我有些担心晚晚,我们总打电话聊天。她还是去做了垫鼻根的手术。

祛掉了斑,垫了鼻子的晚晚,五官和气质透着电脑视频都提高了无数个台阶。晚晚天生就有一双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微调鼻子后,她学会了更好的化妆,留长了头发,穿着淑女风的长裙,走在路上,也成了让很多人侧目的明艳女子。

晚晚努力工作,工资和生活质量都在不断提高,她的举手投足都很迷人。



(4)


我和晚晚在Z市又见面已经间隔了三年,晚晚已经有了一个交往快两年的男朋友。我们三个一起吃饭,晚晚的男朋友长了一双桃花眼,笑起来像个纯真无邪的少年。

他们很般配,可晚晚还是有些自卑。晚晚男朋友去洗手间时,她说,垫鼻根那件事她还没有告诉男朋友。

我宽慰她,做了微调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按照别人的脸来整的面目全非,现在美容院到处都是,几乎每个女生都会去做一些类似祛斑脱毛等等……

直到周末,我接到晚晚的电话,让我陪她去医院。她说想要取出假体。

我有些不理解,干嘛还要去花钱受罪。我在医院见到晚晚时,她已经做好了各种检查,等一会儿就可以手术了。

晚晚拉着我坐在医院的走廊上,她说,男朋友上个星期跟她求婚了,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向他坦白。

我问“那他现在知道了吗?”

晚晚摇摇头说,等手术结束了在告诉他,免得让他担心。

我看着晚晚,说,“你这是何必呢?”

晚晚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对我开玩笑,她说,“你没看新闻呀,如果生了孩子,长得不靠谱,到时候还要被老公告诈骗罪,还得离婚。倒不如现在就坦诚,如果他介意我以前整过的话,现在分开,我也愿意接受。”

晚晚说完,两只手握在了一起,下意识的咬住了下嘴唇。

我看着晚晚,原来这么多年,她依旧为自己的容貌而自卑,和多年前那个被分手的小女孩一样。她对爱情,赤诚真心,却也畏惧和卑微。

我握着她的手,认真的说,“晚晚,你很漂亮,你很美。我支持你的决定,但你知不知道,一个人的气质,美貌,绝对不是因为那一小块硅胶而形成的。你有一双漂亮又善于倾听的眼睛,你的双腿又长又直……”

我和晚晚的谈话被出来叫她进手术室的护士打断。但晚晚的手术没有很顺利,延长了半个小时,听说过那么多医疗事故,我坐在冰凉的椅子上开始紧张起来,我抓住过往护士询问,她们也都说不知道。

晚晚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一看是她男朋友的电话,我哆嗦的挂掉了。正好晚晚在护士的搀扶下出来了,乘坐电梯去大厅输液。

晚晚鼻子上缠着纱布,她说手术时出血有点多,打局部麻药时很疼很疼,不过药性很快发作了,她感觉鼻子一直在流血也感觉不到疼痛了,幸好医生把血止住了。

输液时,晚晚让我帮她拨一下男朋友的电话号码。听说我们在医院,电话那头的男孩说,“你别乱跑,等我,马上过来。”

晚晚看着我说,“妞,他会不会介意啊。”

我握着晚晚放在膝盖上冷冰冰的右手,我说,“不会的。一个男人有足够的胸襟,对你满怀爱意,他在乎的会是你这个人,而不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5)


晚晚的男朋友没有让她失望,也没有让她难过,他急得火急火燎的跑来,他心疼里带着责怪,问晚晚为什么这么傻。

他跑着去交单子,他等在专家办公室外面排队,问医生晚晚什么时候来复查,他问护士,难道不用开药吗?输液要输几天,能不能输一点补药,晚晚太虚弱了……

他捧着晚晚的脸说,“在我心里,你是最美的女孩,你知道的,我不会说谎。

傻瓜,不论你变成怎样,我都爱你。但你也一定要答应我,如果我毁容了变老了,你也要爱我……”

我看着晚晚,她的眼睛里好像流汗了,她的嘴角好像是往上勾勒的弯弯月亮。

我因为有事提前离开了医院,走在路上,看到一个老爷爷推着一个老奶奶散步,路过草坪时,老爷爷羞答答的摘了一朵很小的花别在老奶奶的发间。

他们乐呵呵的相视一笑,露出了快掉光的牙齿。

他们已经老得满脸皱纹和斑斑点点了,眼角都是褶子,可看着对方的眼神还是充满了像温暖的春天一般的爱意。

原来阿,真正值得,又矢志不渝的爱,哪怕是对方老的皱巴巴,抑或者毁容了,都不打紧的。

我们每个人都受制于这幅躯壳,饿了要吃饭,丑了想要变美,胖子想变瘦。但真正爱我们的人,会爱我们的灵魂,爱我们的全部,哪怕是不完美的五官,哪怕是多余的脂肪……

亲爱的晚晚,请你今后的岁月一定要自信一些。你曾对我说,没有美貌的话,谁会注意到你的灵魂。但你现在一定相信了,你身边的那个男孩,他是真的爱你。

我不排斥微整,但我想足够爱你的人,是不需要你为他去做外貌的改变。

因为他深深爱着的你,已经是最好,最独一无二的模样。


七月
个人简介:双鱼女,

泪腺发达,笑点低泪点也低。

本文系重庆YOUTH原创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阅读原文,听重庆youth电台美文故事!

Copyright © 韩国整容费用社区@2017